<menuitem id="htvbf"></menuitem>

    <nobr id="htvbf"><delect id="htvbf"></delect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htvbf"><delect id="htvbf"><i id="htvbf"></i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htvbf"></menuitem>

      <span id="htvbf"></span>
      <b id="htvbf"><thead id="htvbf"></thead></b>

      <menuitem id="htvbf"><delect id="htvbf"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國內干啥都已經不賺錢,富人都套現準備移民

      2016-09-11 15:07:07

              
        中國現狀

        炒股的人都知道:A股財富在高位完成了一次再分配,聰明人急流勇退,高位套現。如今同樣的劇情正在樓市上演,房價瘋漲背后,房子只是在不同人之間轉手罷了,有人套現移民,有人高位買套。
       

        今年中國4月份的經濟數據顯示,讓人震撼的是,廣義貨幣M2同比增速、人民幣新增貸款和社會融資額的大幅下滑。
       

        其實,還有一個數據也非常重要,它堪稱“讓高層最為憂慮”,這就是“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”。我們先來看一幅圖,它是國家統計局公布的:

        

        圖中的藍線,是“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”的走勢;黃線是“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”的走勢。很明顯,兩根線在去年12月突然分手了。
       

        在今年1到2月,以及1到3月兩個點上,民間投資增速不斷下滑,但全國投資增速不降反增。這意味著,在第一季度國有企業、地方政府的投資增加迅速,填補了民間投資的下滑,還略有富裕。到了4月份,由于央行貨幣政策轉向,國企和地方政府投資也扛不住了,所以“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”開始掉頭向下。
       

        讓高層憂慮的是“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”突然失速,如同發動機停轉的飛機,一頭栽了下去!
       

        廣東告急、浙江告急

       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民間投資下滑,這是個可怕的問題,因為民間投資是趨利的,民間投資興旺一定是有強烈的賺錢效應,而現在出問題了,也一定是賺錢效應消失。
       

        2015年開始,大量的資產泡沫吸走了太多的錢,讓正經的產業干不下去了,工廠企業大面積倒閉。
       

        例如富士康,在工廠上班的工人,基本都是靠加班費賺錢的,基本工資很低。但從去年開始,這個長年加班的血汗工廠,竟然開始放大假。雙班改單班,一到節假日就延長假期。工人收入大幅下降,他們家自然生活水平也是大不如前。
       

        還有一個小企業主,由于之前生產的是化工,每年都有上千萬的利潤,但去年開始鋼廠被關閉,煤炭賣不出去,化工產品也滯銷,大量庫存積壓吃掉了絕大多數利潤,目前靠裁員才勉強持平。這哥們坦言,如果今年再無改觀,年底就把廠子關了。
       

        還有做紡織的企業,據說去年底已經發不出獎金了。由于在河北,受到金融的影響,根本無法從銀行拿到貸款,自有資金大量被壓制,變成了應收賬款,整體轉動出了問題,由于生產無法連續,很多訂單都跑了。弄得老板把百萬豪車都賣了周轉,他不止一次跟我提過,太難了!準備退休的念頭。
       

        從2011年開始,私企開始感覺到越來越大的壓力;在2012年,私企開始覺得越來越艱難,不少企業已經難以維持下去;進入2013年,絕大多數私企已經在勉強支撐,只是希望“奇跡出現”,讓自己的生意能夠有轉機。進入2014年,私企在多方面的壓力下,2015年幾乎整體面臨絕境。
       

        人口紅利即將消失、干啥都難掙錢

        老齡化到來以后,中國遇到的挑戰,可能不僅是經濟增長速度的放緩。在一個國家人口紅利爆發的時候,它產生三個非常正面的現象。
       

        第一,經濟增長速度快。國家的勞動人口不斷地增長,工資被不斷地壓低,勞動力成本始終不高。
       

        第二,國家的儲蓄率一定是很高的。夫妻兩個人一個小孩,家庭的儲蓄能力非常強,所以資金供應也是過剩的。這筆資金可以存銀行,可以買樓,也可以投股票,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所以資金價格相對也非常低廉。企業家會覺得這樣的環境非常容易掙錢,工人工資低,到銀行借錢利率低,就是人不值錢,錢也不值錢,所以干啥都能掙錢。

        另外一個現象就是房地產價格會暴漲。那個時候人們儲蓄率高,總要尋找一個載體來儲蓄,放銀行的話利率太低,可能比通脹還低,放股市里面風險大,所以大家都愿意去買房。買完以后發現房價還在呼呼漲,覺得將來孩子買的時候會太貴,所以又把孩子對房子的需求也提前釋放了,這樣房價就暴漲。
       

        另一方面,房地產的總體需求一定是下降的,因為人到了退休之后,就失去了原來中年時期購房的動力,再過幾年可能會更多地想怎么把房子賣掉。而且,孩子的買房需求在早年已經被父母透支了,所以房地產總體的需求也一定是下降的。
       

        第三,國家的匯率容易升值。因為物品價格太低廉,出口競爭力太強了,別的國家沒法與之競爭,所以每年都有很多的外匯收入,外匯儲備不斷地積累,就產生了巨大的升值壓力。
       

        但是,中國人口紅利的好日子已經過去了,接下來老齡化將迅速到來,以上這三個現象都會逆轉。勞動力供應不會像過去那么充裕,一定會提高勞動力成本。家庭儲蓄率不會像原來那么高,即使個人的儲蓄傾向還是沒有變,但是問題是,社會當中的老人多了,老人是負儲蓄者,他們幾乎沒有收入但是還得消費,一旦這個群體的占比高了以后,整個社會的儲蓄率就下來了,這么一來的話,資金供應就不會像過去那么充?!,F在開始就是人更值錢,錢更值錢,干啥你都不掙錢,或者難掙錢。
       

        央行放的水,全都流向了房地產

        3月新增信貸超1.2萬億,如此,今年一季度新增信貸4.61萬億。從圖可以看出,20年來,M2走出一條完美曲線,一去不回頭。特別是09年四萬億后,上升斜率陡然加快。

        

        央行放的水,全都流向了房地產

        

        要知道目前中國經濟正在處于一個補庫存的周期之中,本來應該是各行業加緊出清后的生產投資,但卻發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,自打今年一季度以來,房地產再次起飛之后,大量資金被吸干,而民營經濟不但沒有得到資金的支持反而日漸萎縮,民間固定資產投資暴跌。
       

        現在整個私營環境都這個卵樣了,都在倒閉裁員,早就是路人皆知?,F在看來看去就只有房地產賺錢了,人又不是傻,當然往房地產整個行當擠烏龜啦。
       

        然而,進了中國房地產就萬事大吉了嗎,too young too simple!!
       

        富人套現移民、財富流向國外

        一個名叫周天宇(Tian Yu Zhou)的中國學生,以3110萬加幣(約1.5億人民幣)的價格買下溫哥華今年最貴的一幢豪宅。周天宇拿出約2200萬加元(約1.1億元人民幣)支付首付,對該房產擁有99%的業權。
       

        

        同時,這名學生從CIBC(加拿大帝國銀行)辦理990萬加元(約4997萬人民幣)的按揭貸款,每兩周的按揭供款為17080加元(約86218元人民幣)。這意味著每個月僅僅按揭供款就要3.5萬加元(約17.7萬元人民幣)
       

        對此,朋友圈里海外基金合伙人的評論直言不諱:

        中國熊孩子1.5億購買海外豪宅一事說明了六個事:1、有錢人孩子都出國讀,不會搶國內教育指標;2、有錢人現金管理到位,一般1/3以上配置海外,還必須是民主國家;3、人民幣不貶值到一定程度這些錢不會回來;4、中國富人很幸福,過去三十年一直很幸福,還會繼續幸福;5、窮人還在網絡上聲討和傳謠,富人正在準備進一步海外配置;6、以上皆丑陋現實,ugly but true
       

        A股的結局我們歷歷在目:財富在高位完成了一次再分配,聰明人急流勇退,高位套現。如今同樣的劇情可能正在樓市上演,房價瘋漲背后,房子只是在不同人之間轉手罷了,有人套現移民,有人高位買套。
       

        國內樓市食物鏈如同A股。

        

        處于食物鏈最上層的是富人甲,他可能是個老實業家、職業炒房人或者老干部。為了移民,他決定趁著一線樓市火爆,以1050萬元的價格“甩賣”上海某處的房子。
       

        接盤的大勇可能是一位外企高管,剛剛升職加薪,去年在股市上也賺了不少錢,因此決定換一個更加體面的房子。于是,他以600萬的價格賣掉了原來的房子,又從股市套現350萬元,湊了1050萬接了富人A的高檔樓房。
       

        為高管大勇接盤的可能是一位個體戶乙,在上海打拼多年終于小有成就,但是房價的漲速讓他感到做實業還不如買房等升值來錢快。于是,他以400萬的價格賣掉了中環的小公寓,又從銀行貸了200萬元,湊了600萬接了高管B位于內環某處的房子。
       

        最低層的是一對畢業沒多久的職場新人丙,父母幫買籌措了250萬,兩人一起又貸了150萬,以400萬的價格買了個體戶乙的小公寓作婚房。
       

        結語

        生活在國內的人很焦慮,政策上的不確定性,人們沒有安全感。這個不會因為階層的不同而不同,富人也有憂慮,人民幣貶值,影響最大的是他們,越多的財富聚集,那么縮水的損失越大??墒撬麄儽绕胀ò傩蘸眠^得多,可以輕松地把資產轉移海外,離開,逍遙。同時,階層上升通道愈加狹窄地今天,富人一直是富人,在食物鏈的最頂端,可以輕松地“控制”著下層階級,肆意地制造著“群嗨”,而在底層的人,除了被迫接受,他們別無選擇。

      精品国产自在线拍